天总会亮,就像人总会别离。

魏绵醒来时,太阳已经升到半空,她睁眼所见一半是碧蓝的天,一半是金黄的叶。

她浑身发软,但神智无比清醒,看了看自己的衣裳,是她自己的,穿戴完好,四望不见人,昨夜的一切仿佛一场梦,她站起来,腰腿酸软,不可能是梦。

她走出树下,晏和的身影从下到上显露。

魏绵三步并作两步快走过去,她有些急切,差一点扑到他身上。

她停稳脚步,望了他半晌,晏和的神情很平淡,他刚想转身,魏绵把他按住,翻开他的衣领,鲜红的斑点密布,她又往外拉开,肩上的牙印还新鲜着,被她咬破了皮,此时有些红肿。

晏和退后一步把衣领拉回去,有的红痕靠上,遮也遮不住。

魏绵深深望着他。死了的心又恢复了微弱的心跳。

“走吧,先回息兰城。”晏和淡声道。

“你怎会在此,太后娘娘呢?”魏绵问。

“她走了。很安详。”

算算时间,他能在茫茫胡杨林中找到她,恐怕在太后刚咽气时便赶了过来。

太后是他最重要的亲人,他都没能送她最后一程。

“对不起。是我害你不能亲自送她。”

“我对你承诺过。这是我的选择。你不必负疚。”

“其实,你不必赶来,即便找不到我娘,我也还有别的选择。”魏绵说出这话,面色很平静,仿佛昨晚哭得撕心裂肺那个不是她。

“那就好。还有一个月,你早做准备,再有下次,我恐怕无法赶到了。”

魏绵顿了片刻说:“谢谢你面对万难也没有抛下我。是该结束了。”

风无比喧嚣,魏绵心中平静,是风把她的眼泪吹了下来,一颗接一颗,风不停,她的泪水仿佛也不会停。

晏和的手背在身后,劝道:“放下彼此,你我都会轻松很多,是好事。不要哭。”

魏绵深深吸气,擦去眼泪,扯出笑:“是好事。”

阿尧从林中跑出来,他身后跟着邹儒佑。

见到他们二人神态平常,如先前每个月底他见到的那样,邹儒佑眉头轻皱,瞥见晏和耳下的红痕又更加心潮难抑。

“走吧,先出去。”魏绵当先发话,说着迈步就走。

魏绵和邹儒佑来时走了两日两夜,回去时有阿尧带路,三人只用了一日一夜便出了不勒川。

金月和秋潇在谷口等着他们,见他们四个个个面色苍白,无精打采,忙命人送上水和食物。

魏绵的易容不见了,她也不打算遮掩,秋潇和金月打量了她几眼,金月心中有猜测,秋潇疑惑问:“燕南呢?”

“我就是。”魏绵咽下嘴里的饼道。

秋潇惊得半晌没回过神来,金月知道她是女子,比秋潇好些,只揶揄她:“小姑娘生得如此好看,先前易容真是暴殄天物了。”

魏绵只笑笑问:“我爹娘出来了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