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千帆背上的鞭痕层叠错落,一条搭着一条,因为甩得重,鞭子又是特制的,每条伤口都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灼得他剧痛无比,身子微微颤抖的时候,李千帆痛得长眉紧蹙,可他却强忍着抬头深情看向德妃,语气里还是那样的宠溺。

“只要你能好受一点,怎么打我,怎么对我,我都甘之如饴,不管发生什么可别气坏自己的身子,不值当的!”

“啪。”

又是重重的一鞭子狠狠甩在李千帆的身上,李千帆哼哼笑着,扑上前一把抱住德妃娘娘伸手便摸进了她的衣裳里,喘息间,他撕咬着德妃的脖颈道。

“娘娘平素里最喜欢我的侍候,怎么去了一趟皇上那里就不让我碰了?为什么?”

德妃知他有了醋味儿,心头发软的时候便倒进了李千帆的怀里,抬手一拳一拳捶打在他的身上,红着眼睛道。

“我知道你在怪本宫,可本宫也是没有办法,难不成要两个一起去死吗?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亏待你,会厚葬你,碑上也会刻着你是我的夫君。”

“我知道,我知道了。”

李千帆眼底闪过一丝冷芒,语气却是越发的温柔,越是这种时候,他就越是要紧紧缠着德妃,将两个人心中的隔阂消散,毕竟要成事,他还得靠德妃不是。

然而。

德妃听到他的话,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将他推开,扬起鞭子朝着他劈了过去。

皇上悄无声息踏进内殿的时候,听到的便是鞭子啪啪打在人身上的声音,展开帘子,便看到德妃正在打一位小太监,那小太监站得直直的,由着她打,愣是一声都不吭。

打得久了,德妃便气喘吁吁跌进椅子里,李千帆见她出了气,上前两步伸出手正要抱她的时候,德妃一斜眼便发现了帘子后面那道明黄色,冷汗窜出她猛地跳起来一脚踢开李千帆,冷声道。

“不用你侍候,滚出去。”

李千帆是何等的警惕和聪明,一听就知道有问题,随即朝着德妃施了礼,捂着身上的伤佝偻着身子低着头迅速地退下,德妃冷眼看着他的背影,哼了一声怒骂。

“还以为她看账本多认真呢,合着就是针对本宫一个人查的,试问这宫里的人哪个是干净的,哪个又没有一点手段,不这样,谁能活下来?”

“这些年是本宫辛辛苦苦地在帮着她,她不感激也就罢了,竟还想要置本宫于死地,本宫哪一点对不住她了?”

说着德妃娘娘便捂着脸蛋哭泣了起来,满是泪水的无助模样,与先前毒打小太监,怒骂皇后的嚣张模样简直就是两个人。

皇上站在帘子后面看着她的动静,不由得觉得好笑,这才是女子的真性情,高兴就笑,不高兴就闹,她能在这宫里保持这种天性,倒也难得,一步一步踏进去的时候,德妃已经闻到了他身上的淡雅的龙涎香,可她依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听到脚步声声,她侧脸怒道。

“本宫不需要人侍候,都滚出去,滚得远远的。”

皇上伸出手搭在德妃的肩膀上,德妃倏地抬手一把拍开他的手,接着扬起手要打巴掌的时候突然间才发现是皇上来了,德妃并没有像别的妃嫔那样慌忙下跪,而是直接扑进了皇上的怀里哭了起来。

皇上对德妃方才甩开自己的动作很是满意,这说明德妃洁身自好,不喜人触碰,警惕性也很好,说明她平时很少与人单独相处,更说明她对自己是没有二心的。

“好啦。”

皇上拍了拍她的背,语气有些和暖。

“她到底是皇后,你是应该敬着她、让着她的。”

“臣妾心里明白,就是有些气不过而已。”

德妃擦了眼泪,扶着皇上落坐,随后才让人进来侍候,而隔壁另外辟出来的一间厢房里,李千帆褪了衣裳,一边看着镜子里的伤痕一边听着隔壁的动静,他冷着脸将药粉全都倒在自己的伤口上,刺痛随着伤口向四处蔓延,让他直蹙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墨中文网【mm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夺凰》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