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人设扮演中》转载请注明来源:墨墨中文网mmzww.com

烟霞曜曜,横在少年的脖颈上,浸出一线血丝。

暖色的霞光在整个大堂内流淌。

比之烟霞更惹人注目的反倒是——

青宁歪头,看向刚出声的宗红玉:“救命恩人?”

此时并不便透露过多,宗红玉点点头,她的眼睛亮起来,不知为何,竟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渡劫……救命……就是这样啦。”

瞧,她与青宁也是(单方面的)生死之交了,虽不至像同门那样亲密,也比那个讨人厌的小鬼好上许多。

而且在救命恩情的名义下,她要帮助青宁什么的也方便许多,总不至于再遮遮掩掩。

况且以她在浮光宗所见,青宁的处境实在不算很好,有了合欢宗宗主女儿的救命恩人这一身份,无论别人想要做什么说什么,都要顾及一些。

宗红玉又想到这个小鬼对青宁突如其来的热情,冒出一个诡异但又合理的想法:该不会这小鬼也是为青宁所救吧?

毕竟青宁救她的时候好似也只是顺手而为,甚至她自己都已经不记得这件事。

且她那时也不过十岁出头的样子,十余年时间,能力增长又救下许多人也是理所应当的。

果不其然,少年仿若没有注意到脖子上横着的烟霞,亦好似没注意到脆弱的脖颈已被割伤,他想要向前一步,却被身后的女子拉回。

“我也是被姐姐救下性命的人啊。”

他的语气甜蜜蜜,像是捧着至毒的蜜果,转而又变成吐着信子的鲜艳毒蛇。

“苍执明那个蠢货,看样子连恩人都认错了,哈哈哈哈。”

少年花枝乱颤地笑弯了腰,他抹掉笑出的泪水,吐出冰冷的评价。

“当真愚蠢。”

此处是窃玉阁的大堂,青宁询问小二:“可有空余房间,我们解决一点私事。”

小二求之不得,这些人在大堂处起了冲突,确会吸引人,但却只些是看热闹之人,挡了他人做交易的路子。

窃玉阁并非只能易物,亦有拍卖、饮食、住宿等场所。

最不缺的便是空置的房间。

虽说少主也在,却不能看在少主的面子上免单,这是窃玉阁的规定,任一掌权人都不得免单,至于报销等流程,那便与他无关了。

“只是需要些许费用。”虽说眼前人看上去就是不差钱的主儿,小二还是事先提醒一下,亦不乏有不差钱但是花费超出预期后恼羞成怒之人。

“理应如此。”青宁点点头,对殷雪重道,“把烟霞收起吧。”

烟霞本就是上古神剑之一,未出鞘时,殷雪重看上也只是一个阴戾的艳丽少年,并不无害,但看上去也绝不能焚天灭地;烟霞出鞘后,殷雪重便是一把饮尽人鲜血的妖刀,连看一眼都是灼伤人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