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清河出道以来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最初那会儿他确实会被激怒,会被一些言论影响,会半夜拿出终端看别人怎么评价他的演技,评价他演的剧情。

但是后来听多了,看多了,已经可以做到完全不受影响,且我行我素。

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么当面拒绝的这么彻底。

且不说以后这座小岛的归属人是谁,当下他还是这里的主人。

就算军部要收编,那也是要给出相应的赔偿的。

他跟闻荆没提起过赔偿的事情,那是他跟闻元帅的交情,跟十二军团有什么关系?

时清河尚未理论,对面两个人还在喋喋不休。

“这些个明星表面上个个风光无限,纸迷金醉,遇到危险还不是需要军团出面。”

“除了一张脸,其他有什么能看的。”

“老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娘儿吧唧,扭来扭去的人。”

“嘿嘿嘿,扭起来好看啊。”

两个人看似小声的对话,可这话说给谁听的,不言而喻。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很多人,自己过的不如意的时候,总喜欢将自己身上的疾苦和痛楚推卸到旁人的身上,觉得自己不痛快一定都是别人的错。

别人的优秀那都是运气好,自己的苦难全都是上天不公,反正千错万错,他自己肯定没错。

如果有机会能高高在上地使用自己的权利对着这些他们认为光鲜亮丽的人颐指气使,那种虚荣和成就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才是高人一等。

什么大明星,不过如此。

时清河捂着嘴笑了一声。

两个人有些看不惯,不禁抬高了声音:“你笑什么,赶紧走,不然你这就是妨碍军务。”

“妨碍军务往大了说,那可是重罪。”

两个人一唱一和,显得自己非常的有气势,可在他眼里却是无比的滑稽。

时清河忍不住就想起来在军舰上见过的那些第一军团的人,哪怕是他已经站在了控制室的门前,那些人也依旧彬彬有礼,进退有度,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军部特有的气质。

再看看眼前的人。

这或许只是十二军团里的个例,但并不难看出整个军团的质量。

跟第一军团相比,真的是差的太远太远了。

在这一刻,他突然就理解了闻荆想要合并那些小军团,统一收编的举措,此举虽难,但对未来军团的发展却是极为重要的。

时清河:“问你们个事儿,知道里面那几个东西怎么死的吗?”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嗤笑道:“跟你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是你杀的不成?”

“哈哈哈哈哈,笑死人了,一个靠脸吃饭的,在这里装什么比。”

下一刻,这人就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竟是再也没能爬起来,捂着肚子痛苦的□□。

时清河收回脚,弹了弹裤脚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轻描淡写地说道:“我向来与人为善,但也只是对人。”

另一个人看形势不对,正准备扯着嗓子摇人,还没张开嘴巴就被时清河用同样的方式踹飞了出去。

他理了理袖子,不慌不忙地往里走了两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躺着的痛苦不堪的两个人,面色平静:“垃圾。”

这不是嘲讽,而是真心话。

除了门口看守的这两个人,别墅里已经进去了一群人,正在对那个怪物的尸体进行现场勘察。

所有人都带着面罩,只是看到眼前的场景的时候,还是差点没吐出来。

黄色黏腻的血液溅的到处都是,地上,墙面,天花板,无一幸免。

三具尸体已经全没了生命体征,倒在地上,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面部全都被毁了,哪些血液全都是这些东西挣扎地时候溅出来的。

“天哪,这三个是什么东西,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上次据说也是这个小岛附近,发现了一个巨型的章鱼,听说被待会中心研究所去了,到现在还没个结果。”

“这东西也太大了,竟然被元帅一个人给干掉了,他还什么装备都没有。”

“这就叫大,你们没瞧见外面那个,那个才是最可怕的。”

“行了行了,赶紧将现场勘测完,你们是不嫌弃臭吗?”

为了不再耽误时间,时清河没当着那些人的面走,趁着大家注意力都在那几个东西身上的时候,他悄无声息地上了楼。

监控室在二楼的房间,跟管家住的地方只隔着一堵墙,就是为了方便查看小岛上的情况。

时清河进去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监控大概被破坏了,对方处理的很干净,不光是监控处理了,连带着前一段时间所有的云端视频也都清理的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留下。

到底是谁下的手?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为了掩盖什么?

时清河百思不得其解,也不明白自己的小岛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些变异生物的背后像是有一只巨大的手在搅动着局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墨中文网【mm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我们真的不是情敌》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