粥粥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墨中文网mm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头顶的风扇扫下巨大的阴影,在只有一盏吊灯的房间里,冰冷的雪水顺着铁壁滑落,由亮变暗,一滴接一滴不规律掉落的响动,组成了审讯室中唯一的旋律。

隔着一层单向玻璃,华丽明亮的房间内,身着毛领灰白色披风的橙发青年坐在长桌的尽头,戴着皮手套的手十指相抵,冷眼注视着审讯室中的一切。

四名全副武装的愚人众官兵驻守在他身后,身形挺拔得像四尊雕像,连呼吸都没有声音。

空气安静到令人窒息。

“笃笃。”

敲门声很短促,尉官打扮的人握着一本审讯文件夹,走到青年身边,毕恭毕敬地行礼。

“公子大人,他还是坚持说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名尉官顿了顿,“您看,要不要用刑?”

“......”青年沉默不语,气氛一时僵住,尉官也不敢贸然继续。

达达利亚松开十指,放下翘起的长腿,起身淡淡地开口,“看来我离开至冬的这段时间,你们的审讯水平没有任何长进。”

“...是属下无能。”

“资料给我。”他伸出手,那本薄薄的文件夹被交到他手上。

皮靴踩着铁皮地板的声音渐行渐远,留在房间的四名官兵齐齐松了口气。

他们面面相觑一番,忍不住低声私语。

“公子大人要亲自审讯吗?还真是少见。”

“可不是,能让公子大人出马的人,看来不简单。”

“别感叹了,这么好的学习机会,还不赶紧闭嘴认真观摩?”

说是观摩,但单向玻璃的隔音效果极好,他们只能看到达达利亚走进审讯室,屏退左右之后坐在了那个垂头丧气的男人对面,好整以暇地靠着椅背。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只说了一个词,就让男人猛地抬起头。

审讯室内,温度正在缓缓升高。

“注意你的元素力。”达达利亚不耐地扯了扯围巾,“我可没兴趣灭火。”

“呵,我要是能控制,还用拼命去抢那样东西吗?”查理自嘲地笑笑,喃喃自语,“神之眼...本以为是神明的馈赠...其实只是一场命运的捉弄罢了。”

他看向达达利亚,声音颤抖,“你刚刚说,有办法让我活命,是真的吗?”

“只要能活下去就可以?”达达利亚反问道,“不管是在梅洛彼得堡,还是在别的地方?”

“...嗯,什么地方都无所谓,只要能活下去。”查理咬咬牙,肯定地回答,“我有必须要活下去的理由,因为我答应过她...”

“想活下去并不需要什么理由,这是人的本能。”达达利亚笑着摆摆手,“听着,我没兴趣听你讲故事,我们只需要达成一项共识,就可以促成这笔交易。”

“既然我有办法治好你的病,那...我们是不是该聊聊筹码的事了?”

“我该怎么相信你?”

“那是你的事情,我只提供选择。”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