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型 [替身]》转载请注明来源:墨墨中文网mmzww.com

傍晚,出租车从机场行驶到酒店。

郁森还是住在上次的酒店——和叶漾猜的一样,他这一段时间从温水镇来京市,都住在这家酒店。只因为它两公里之内有十几间酒吧,能让他对叶漾大海捞针的概率高那么一点点。

上次不就让他捞到了?

叶漾接机就要有接机的样子,说好让郁森先办入住,回房间洗把脸、换身衣服,再请他出去吃顿好的。

郁森办入住,不是上次叶漾“哄”他睡觉的506号房了。

他不能当着叶漾的面问前台506号房有没有人住,能不能给他。叶漾百分之百会说他有毛病……

叶漾说在大堂等郁森,问他十五分钟够不够,她叫车。

郁森问叶漾:“你不上去?”

“不方便。”

“我们不是亲姐弟吗?”他还在对她的一句无心之言耿耿于怀,“有什么不方便?”

“你又不肯叫我姐姐。”

一小时前,在机场的地下停车场等候出租车时,郁森问叶漾是不是喜欢听他叫她姐姐,叶漾大大方方说了是,说喜欢听。

结果,郁森给了她一句:看情况吧。

看什么情况?

自然是等到“有用”的时候再叫。

“你跟我上去,”郁森和叶漾谈条件,“我叫你一声。”

叶漾没什么好为难的,带头走向了电梯。

只有他们二人能井水不犯河水的电梯,在门关到一半时,被人从外面挡开。是来旅游的一家七口,拖着花花绿绿的五只行李箱,把他们二人挤到了电梯的一角。叶漾背靠九十度的死角,郁森挡在她面前,和那晚如出一辙。

她被蒋泽园的父母追到穷途末路的那晚。

也就是她亲了他的那晚。

郁森的房间在七楼。一家七口要去九楼。一对五六岁的双胞胎男孩声嘶力竭地争做奥特曼。对郁森而言,那晚发生的事像是一团麻,但终归有重点。叶漾死到临头又绝处逢生地亲了他是当之无愧的重点。

这时,叶漾抬眼:“别想有的没的。”

她不会读心术,是郁森在她眼皮底下的呼吸、喉结,和心跳先是顾此失彼,随后一个接一个地崩盘,呼吸都烫人了,喉结不安分地滚动,心跳得像是命不久矣。

郁森连死鸭子嘴硬的机会都没有。

七楼到了。

一家七口要兴师动众地给他们让一条出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