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与魔头结为道侣后》转载请注明来源:墨墨中文网mmzww.com

陆景泽不知道自己是用一种怎样的心情看着这一幕的,他默默在心底喜欢的女孩儿,竟然在这么多人的面亲吻宋逐星。

“陆师弟。”苏浅羽看了陆景泽很久,刻意问道,“你脸色不大好,可是累了?”

“我……”

这时,宋逐星察觉到陆景泽也在这里,白皙修长的手放在了,顺着她的吻迎合,那突然提高力度远远是云绮月的三倍。

云绮月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来气了,她以为自己得天独厚,没想到宋逐星技高一筹。

不吻了不吻了!到此为止!

然而,对方感受到少女的唇有分离的意思,宋逐星的手覆在少女圆润的后脑勺上,往前按了按,强行继续。

少女瞪大了眼睛,并不知道宋逐星是在做戏给一个人看。

苏浅羽从陆景泽的表情里读懂了一切,心情骤然沉到谷底,却还是压着:“这个时辰山门已经封锁,陆师弟若是累了,便先回客栈歇息,今夜我们在这里留宿一夜,明日再启程回昆仑山。”

陆景泽垂着眼,眼底的流露出淡淡的悲伤。

“陆师弟不必担心云师妹。”苏浅羽道,“云师妹快十八了,她有宋师弟照顾,你且放心去歇息。”

他依旧客客气气的:“好,多谢师姐提醒。”

回到房间里,陆景泽将传音铃铛放置在桌上,用灵力催动后,传音铃铛便叮铃铃地响了起来。

“娘。”

传音铃铛本就是一对,一只在陆景泽手里,一只则留在了丰饶城家人的手里。

长公主的声音便从铃铛中传了出来:“泽儿,近几日娘忙着打理府中事宜,没来得及问你在华阙仙门中过得如何,与同门们相处的怎么样?”

陆景泽答:“孩儿一切都好。”

那边微微停顿了一下,长公主最了解自己的儿子了,便问道:“泽儿,你上次同娘提及好几次,说那个生得十分可爱,经常和你受罚的小姑娘,她最近如何?”

“绮月当上了首席女弟子。”陆景泽目光黯淡了下去,“她与别人结为道侣,等生辰一过就要成亲了。”

隔着客栈的窗,云绮月隐约能听见蝉鸣,她躺在塌上,本来好好的,可脑海中总能闪现出与宋逐星接吻的画面来。

灵识里,剑灵道:主人,你怎么还睡不着?

云绮月用被子蒙住头,试图掩盖住脑子里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初吻都没了,谁还在意这个?

剑灵:安啦主人,等你到了十八岁的生辰,不仅成亲,还要成亲圆房呢。

虽然尚未发生,但经由剑灵这么一说,云绮月更加倍感羞耻,真想当场扣出一座魔仙堡来。

就算在现实世界,云绮月也没吻过别人,并未恋爱过,唯一与之亲近的男人也只有哥哥而已。

没想到啊,为了完成任务要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不过一切也都算是值得了。

云绮月翻过身,视线落到了地榻上的宋逐星,他安静地合着眼睛,脖颈处还泛着余红,挂在角落处他们两个人的情侣装。

追男人嘛!谁不会?

等明天一早,回到华阙仙门之前,她还要暗中买一些人间的话本子,好好恶补一下那些恋爱桥段,拿下宋逐星。

没有感情,全是技巧。

*

夜半,客栈发生了剧变。

云绮月被一声惨叫惊醒,她醒来的同时,宋逐星早已察觉多时,他清瘦的身体站在窗前,凝着眸光正朝着楼下望去。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颜,又听到了一声哭喊,是客栈老板娘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的。

“这么晚了扰民,发生什么事了?”

少女走到窗前,当看到下面那一幕顿时精神抖擞,睡意全无,简直震惊她的大脑。

只见客栈门前躺着一具血液被抽空的尸体,是个年纪约有四十岁左右的大叔,那副死状简直不堪入目,让云绮月下意识转身回避。

尸体旁,妇人哭得山崩地裂,泪水将肥胖的脸洗刷了一遍,那气势宛如孟姜女哭倒长城,把整条街的人都惊了出来,纷纷出来查看究竟是何原因。

她记得,死去的大叔好像是客栈的老板,而胖妇人则是客栈老板娘,白日里负责看店,大叔负责外出打猎,将野兽的皮毛拿去卖钱。

谁也不曾想过,好端端的会出现这样的剧变。

“宋......宋逐星,还是不要看了,晚上会做噩梦的。”

他不禁道:“要命的活人你不怕,倒是怕死人。”

“这不一样嘛!总之还是不要看了。”

云绮月的一只覆盖住宋逐星的双眼,而自己闭着眼睛,用另一只手默默合上窗户。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榴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墨中文网mm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