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墨中文网mm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几人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黎明时分了,远处天边泛起了朝阳的微光,月亮还剩个若隐若现的影子挂在西边的天空,整个半月沟如梦初醒,显得静谧安好。

可到了每个人身上,感受又大不一样。

钱运驮着王俭走了一路,有些精疲力尽,阿巧和苏向晴看见村寨的灯光,显得欣喜若狂,李经纶长舒了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而到了秦华这里,他卑微地喘着气儿,不敢多出一声。

腊梅昨天夜里就请了几户村民漫山地去找人,此时她整个人脸色腊白地坐在村口,怀里抱着睡着的小团子,见到几人安然回来,一时都没恍过神,过了半晌,才抱着孩子跑了过来,喊道:“老爹,阿巧,你们可算回来了!”

林雁摆出一副一家之主的架势,笃定道:“我们都没事,你莫担心!”

“我哪个能不担心,都把大柱子叫回来勒,我赶紧跟他说说。”腊梅把身上的小团子往肩头一杠,拿出手机拨通了丈夫的电话。

李经纶眼前一亮:他们终于有一部手机了。

……

用上手机,几人成功报了警,派出所的同志很快就会到这里,秦华和王俭会被执法人员带走,张兴的尸体也将被妥善带回。

苏向晴借了腊梅的手机给妈妈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自己的手机坏了,马上会去换新的,叫她如果联系不上自己千万不要担心。

外出寻找林雁一干人等的村民也陆续回来,林雁拉着阿巧笑呵呵地感谢众人,还热情邀请他们来客栈吃糌粑以表谢意。

安静的村落又逐渐热闹起来,远处随风飞扬的五彩经幡显得绚丽非常,映着朝霞逐渐热烈的光芒,整幅景象犹如世外桃源。

李经纶坐到面如死水的秦华身边,给他递了根烟。

秦华咳了几声,喉咙里的血腥气让他没有抽烟的欲望,但他还是别过头来叼住了那根烟,谁知道以后又还有没有抽烟的机会呢?

“你在建木那里说的什么‘蓬莱仙人’是什么意思?”李经纶问。

秦华双眼微微睁大,表情有些不可思议,随即冷哼一声:“原来你们根本不知道,我就说‘蓬莱仙人’最不喜欢和条子扯上关系,你们怎么还主动联系上了。”

“他们是什么人,你又为什么会几次来到这个地方?”

“我凭什么告诉你?”

李经纶起身:“你不说就算了。”

“他们是一个强大的组织,你在这地方闹出这么大动静,他们肯定会找到你的,小子,想活命就好好藏着,不过,看你的能耐能藏到几时,哈哈哈!”

李经纶回头看了秦华一眼,秦华透着血丝的眼睛里迸发出一丝狠意:“这世上,跟古玉打交道的人没人能绕过他们!”

秦华费力喊出声,咳出血来。

当年,他途径陕西的时候,曾遇到过一个古玉商人。

他曾听那商人说起古玉的故事,然后,也亲眼目睹那商人“失踪”在荒郊野岭。

……

几人领着警察同志回到山里,他们找回了张兴的尸体,又循着记忆去到了昨夜的建木所在之处。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那里根本没有什么参天大树,取而代之的,是一颗朽木,干涸的、没有生命的、已经枯死在森林里的独木。这里没有发着蓝色微光的微生物,抬头就是茫茫苍天,大雁飞过,留下悠远的叫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在树干附近有几块残破的石头,其中隐隐约约刻着什么,别人或许看不出,但李经纶几人认得,这是木室里那座圆形石台的模样,应当是原先石门上刻着的壁画的其中一部分。

没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短短数个小时,树木枯萎,石门坍塌,木室更是不复存在。

只有钱运手里那块血玉还安然无恙,成为了几人确实在这里经历了一番生死的见证。

……

回想起木室里这块血玉发生过的惊人变化,在上交这块宝玉之前,李经纶借腊梅的手机拍了张照片留作纪念。

林雁一家人做了满桌子热乎的饭菜招待几人,钱运一时兴起,当场表演了一首“再回首”,过程中摇头摆尾激情满满,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席间阿巧开心地跳到苏向晴和李经纶身旁,欣喜地说:“爹准我出去闯啦,我过阵子去长洲找你们好不?”

“好啊,祝贺你!”苏向晴抬手与她碰了一杯。

午后大家小憩了会。经过一夜的折腾,放松下来整个人都有些疲惫,好像浑身都疼,又说不上到底有什么不舒服。

为了让苏向晴好好休息,阿巧特意去了腊梅的房间。

可就是阿巧房中这份寂静,让苏向晴有些难以入眠,是那种明明不想再动一步,却怎么也睡不着的感觉。

手臂碰到床板时,还会传来丝丝疼痛。

这疼痛提醒着她这两日那些历历在目的生死经历,以前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居然就正在发生。

睡不着,苏向晴起身倚在窗边,窗外风景秀丽,更胜前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