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墨墨中文网】地址:mmzww.com

江潮把灯关上了,病房里又变得漆黑。

李洗河走回自己的床边,把被子掀开,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没过一会儿,就安静了。

黑暗中,江潮看着李洗河的方向,对方缩成一团,不知道是不是睡了。

他定定地看了几秒,望向天花板,也许失眠成习惯,现在仍然睡不着。病房里的老式钢板床很硬,只有薄薄的一层褥子,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很久以前,他在李洗河家里睡过一次,当时他们还不太熟,刚坐了一个多月同桌。

那天晚自习,江潮发现钥匙丢了,但是他家只有自己,没有人会给他开门。

也许李洗河是看到他一脸烦躁,总在用笔尖虐待橡皮,就顺嘴问了一句。知道缘由后,李洗河手里转了转笔,没说什么,又继续写题了。

放学时,他邀请江潮去自己家住。

江潮犹豫着,犹豫着,就坐上了李洗河的自行车。

李洗河一直都是骑车上学,一辆破破烂烂的自行车总能被他蹬得飞快。那天夜里,江潮坐在他后面,差点儿怀疑自己在坐宇宙飞船。

他一边猛猛骑着,一边不断提醒。

“江潮,搂我的腰。”

“……”

“要下坡了!搂紧我!”

话音刚落,江潮就感觉浑身一个俯冲,比坐过山车还刺激,他还没反应过来,两只手已经抱紧了对方。

李洗河的腰很瘦,绷紧的线在掌下跳动,当中仿佛有无尽的生命力,像迎着疾风的野草一样。

那个坡真的很陡,江潮连心跳都快了,手掌一阵发烫。

路灯明亮,年少不羁的影子被抻得忽长忽短,像是抻面团一样,不停地变换着。

李洗河从灯火辉煌的大道一路骑进昏暗幽长的巷道里,穿过一条又一条小路,光照通通被甩在外面,只有一枚月亮还在后面追着他们跑。

整个城市好像离得很远,巷子里非常安静,远处传来几声看门狗的吠叫。

不知过了多久,李洗河终于把车停下,他看了一眼时间,刚刚好是十一点钟。

院子门口站着一个瘦弱的奶奶,蹒跚着迎过来,摘掉李洗河的书包,又疑惑地看向江潮。

“奶奶,这是我同桌,来家里借住一晚。”

江潮轻声道:“奶奶好。”

老人摸了摸江潮的外套,心疼道:“傻小子,大冬天穿这么薄,别冻坏了。”

她催着两个少年走进院中,那里被拆成了好几家,锅碗瓢盆堆在外面,看起来杂乱无章,最里面的两间房才是李洗河的家。

李洗河把奶奶送回房间,又提起门口的暖壶,倒了一盆热水,端进卧室里。

江潮放下书包:“需要帮忙么?”

“没事。”他打开褥子底下的电热毯,换了一双鞋。

江潮看着他忙进忙出,修长的身影总是吸引着目光,在这无光的深巷里,他就像从杂草中生出的一棵玉兰树。

李洗河的浑身都带着一种随性的松弛,熟稔的忙碌之余,还不忘蹲下来,招逗一下门口的流浪猫。

过了大概十分钟,他才坐在床边安静下去,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梁。

“……床有点窄,你就委屈一晚。”

江潮摇头:“麻烦到你了。”

“有什么好麻烦的。”李洗河摆手,嘴角带着漫不经意的笑,“家里很冷,不过今晚两个人睡,应该会好得多。”

那天晚上,江潮很久没有睡着,李洗河均匀的呼吸就在他身侧。

大概是害怕挤到江潮,李洗河一直都侧着睡。屋里确实冷极,他们盖了同一张被子,奶奶放心不下,又给他们加了一张被子,搭在身上。

夜深人静,江潮盯着李洗河的后脑勺看了一会儿,撑起身小心地把他放平。

李洗河的睡眠质量很强,一直都没有醒,夜里许是感到冷了,缩成一团,脑袋扎进了江潮的怀里。

当时的那张床,也和医院的这张一样硬,一样窄,屋里和病房一样冷。

连失眠的心情都几分相似。

……

“江潮。”一语轻唤,拉回了他的思绪。

他恍神,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你没睡啊。”李洗河问。

“还没有。”他回答。

李洗河沉默了一会,不知是在想什么,半晌问道:“今天经历的这些事,你害怕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十字楼》转载请注明来源:墨墨中文网mm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