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火天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墨中文网mm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后面发生的事情,便是杜若水和段求掉进神魂设的这个幻境后发生的了,九岁的女孩儿被亲生父亲绑在长凳上,而他手执木板,将人大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柳氏被救了后,太医替她诊脉时发现,柳氏被人灌了红花汤,身子彻底败了,日后将无法生育。

杜若水强行灌进她嘴里的那壶酒里装着的,其实就是她特意为柳氏准备的红花汤,那日在假山后,她虽然不懂杜知远同柳氏在做什么,但回到侯府后,她便从外面弄来了些禁书。

男女行秽,有了孩子,便是孽种。

杜若水可不想自己突然冒出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或妹妹,他们两人暗中苟且这么多年,说不准是否曾真的怀过一个孩子。

杜若水想到这里便觉得恶心至极,因此那段时间被推着去郡主府时,看见李鸢那张脸便会响起杜知远,李鸢会是杜知远的孩子吗?她的体内是否流淌着与她相同的一半血脉?

闹出这么个动静,杜若水的事可大可小,宁王直接下令封禁全城消息,敢在背后嚼舌根的下人通通拉出去杖毙,知道内情的达官显贵识趣的噤了声。

据说宁王发了好大一通火,还与李鸢做了滴血认清,两血相融,李鸢是他的孩子。

对于杜若水给柳氏下红花汤这件事,说出去便是丢了宁王府的脸面,宁王妃与人私通被下了药不能生育,此事传出去,那些牵连着的腌臜事都会被都出来。

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们背地里见不得人的勾当太多,几方势力焦灼对峙,最终杜若水得了个平安无事,她做的所有事也被宁王出手平息了过去。

可宁王放过了杜若水,并不代表杜知远就能放过她。

九岁的杜若水这一日被打的半残,杜知远发泄完心中的怒气后便又封禁了朝葵园,杜知远穿过杜若水的身体,带着人扬长离去。

段求一手搭上杜若水的肩膀,另一只手攥紧她的手,将人小心翼翼的拢进怀中后,段求将下巴轻轻抵在她的脑袋上。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站了良久,等到云绣带着人匆匆赶来,嘶声痛苦扑着跪到小若水身旁。

“阿水?我的女儿?为什么……为什么会被打成这样,我的阿水啊!”

云绣呼喊着,无助的想要抱起杜若水,可杜若水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地方,衣服被打的破开,露出可怖的伤痕。

小小的露珠也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她方才一直被拦在朝葵园外,原本是想去找夫人,可看守她的护卫既不让她进去,也不让她离开。

对这些事一无所知的云绣还在傻傻的等女儿回来,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嬷嬷神色慌乱的跑进来时,云绣还以为是阿水回来了,欣喜的问这人,却听到了杜若水被打个半死的消息。

云绣常年卧病,日日都要喝极苦的药才能维持身体,她的身子本就孱弱,听到这个消息时,差点昏了过去。

可云绣强撑着虚弱的身子,死死咬住舌尖,铁锈味充斥在嘴中,她只能靠这样理清神志,不让自己昏过去。

被搀扶着到朝葵园时,入目是触目惊心的红,瘦弱的小女孩儿躺在血泊里,她因为脱力直接从长凳上掉了下来,像是一朵残破的花儿,被碾碎在泥土中。

嬷嬷去请来了楚医师,这位常年住在府上的医师是云绣的父亲特意请来的,云绣常年缠绵病榻,心疼女儿的老将军独自一人跑进了药王谷,叩响了药王谷山门九十九次,才终于用诚心打动了谷主。

楚铮是药王谷的嫡系弟子,谷主让他跟随老将军来了侯府,如今是他到侯府的第二年。

见过无数伤痛的楚医师,饶是见到朝葵园里的景象,也是惊了一瞬,他背着笨重的药箱,快速走到小若水的身边。

杜若水就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的动作,只见楚铮眉头紧皱,不停的摇头叹息,他看向身后跟上来的护卫,让他们将小若水抬到房中。

一番仔细的查看后,楚铮的眉头都搅成了一团乱线,云绣担忧的看着小若水,焦急的询问她的情况。

“楚医师,阿水的伤势怎么样?”

云绣不敢问出那句话,泪水止不住的滑落,云绣无声的擦掉眼泪。

阿水,还活着吗?还能活下来吗?

云绣紧紧咬住唇,本就苍白的面色更加惨白,身旁的嬷嬷担心的握住她的手,给她一个可以勉强支撑依靠的怀抱。

段求的手还搭在杜若水的肩上,他垂眸观察她的神色,只能瞧见浓密纤长的睫毛下,模糊不清的眸色沉沉浮浮。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