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茉对上他漫不经心的笑,心神晃了下。

不过下一秒,她开始琢磨这话的意思。

看她吃比较有食欲?

是喜欢看她……

还是说她吃东西很香,吃相诱人,单纯让人对食物产生食欲?

禹景泽望着小姑娘若有所思的模样,眼珠动的灵动有趣,他扯了下唇,余光瞥见对面有人快速经过,他揽住她肩膀,往自己身边带了带。

嗓音含着细碎的笑,“看路。”

她靠在他身上,温热的吐息拂过耳边,有一点酥麻,低沉的嗓音似有股震荡空气的感觉,让她心尖发颤。

一时忘了琢磨。

她哦了声,默默收回眼。

等她要继续往前走时,禹景泽搁在她肩膀的手松开,低声说:“挨着我走。”

裴茉看一眼前方行人增多的街道里,点了点头。

越黑之际,小吃街里的人越多,大多是下了班或是放学来逛街的年轻人,香气扑鼻的街道里,人头攒动,很是热闹。

手里的小土豆解决完,裴茉看向路边飘香的烤串,看了眼,忍了忍。

“不吃么?”禹景泽在快要离开烤串摊时,问她。

裴茉摇摇头,意味深长道:“我有更想吃的东西,得留着肚子。”

周围几乎是熙熙攘攘的人流,她说话时,一直靠着禹景泽身边走,站他身前一点,没注意到男人不时护在她身后的手臂。

而一路上,却看的清人群里经过的女孩子,眼神都往他身上瞟,面含羞意的。

裴茉话音落,又往男人身边挪了挪,几乎半面背都贴在他身上,一眼可见亲密的关系。

不动声色地在表明这男人已经有主了。

禹景泽没察觉女孩的小心思,缓步跟着她,目光低下时,落在她纤细柔和的脖颈。

又白又漂亮。

像天鹅。

耳后还有一点细细的碎发绒毛,禹景泽看了一会儿,意外发现她白腻的耳垂上有一颗小痣。

小巧得可爱。

他抬手,指尖碰了碰。

许是痒,裴茉没有回头,却明显缩了一下。

禹景泽笑了笑。

继续往前逛,随着人流离开了最热闹的烧烤区,逛街的人逐渐稀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