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墨墨中文网】地址:mmzww.com

钟子初微蹙着眉,似笑非笑地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地摇了摇头说了一句:“也没什么。”

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散了酒场子,微醺的钟子初躺在榻上,睡意全无。脑海里,四小姐的脸与小郎中的脸不断地重合又分开。

说不同吧,这二人的五官却惊人的相似,说相似吧,但这二人的眉眼间却流露着完全不同的风情。

在他的记忆里,四小姐眉眼间总是温情脉脉,含烟带水,而这小郎中的眼神,却似乎更多的是与男子无异的果决坚毅,似乎还带着些凌厉的冰冷,仿佛对他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友善,甚至是敌意。

可最让他心意难平的还是,四小姐后脖颈处有一枚小小的红色胎记,像一朵盛放的红梅,而这小郎中后颈处相同的位置,却是白白净净的一片,甚至连个连颗小小的痣都没有。

时隔三年,人的身材可能会变,样貌也可能有细微的变化,但与生俱来的胎记总不会凭空消失吧?

温老庄主说四小姐年前已逝,那苍凉的忧伤并不像有假。可长风却说,山庄里这些日子根本就没有人去世。

这二人哪一个都不像是说了假话。四小姐生死成谜,钟子初更加不敢妄下定论。

仔细想来,这个元赪的出现,无论是时机也好,方式也罢,处处都透露着诡异的巧合,而关于其身份的调查,却停滞在了济世医馆这里,至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

钟子初百思不得其解,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直到夜色开始变得稀薄,他才带着还未散尽的酒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钟子初按时便醒过来了。他靠在床头上醒了醒脑,便起了床,连早饭都没用,就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踱到了寇君则住着的屋子前,扣响了房门。

“元小郎中可起身了?昨儿个可睡得安稳啊?”

长风刚刚接过后厨送来的装着早饭的食盒,转身就见着自家公子立在那害人不浅的小郎中房门外,言语里都是少见的和气与对那人的关怀,还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某一瞬间,长风觉得大概是自己的视听同时出了毛病,有朝一日竟能让他看到自家公子还有这样柔情的一面。

可当他一个激灵缓过神来时,立刻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他家公子可能真的魔怔了,要不然为什么会对一个曾加害过他的仇人如此容忍而迁就?

长风怔怔地瞧着钟子初和他面前紧闭的房门,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拉开了。

元小郎中衣冠齐整地立在半开的门缝里,冷着一张脸抬起眼,口气凉凉地反问道:

“这倒要问问钟二公子,将我扣在府上是想让我睡得安稳还是不安稳呢?”

钟子初见眼前之人又将问题直接踢了回来,也不生气,脸上的笑意反而更加明显了,仿佛一切都已在他的掌握之中。

“既然已经起身了,怎么?也不让我进去坐坐?”

钟子初说着,也不等寇君则乐意不乐意,就强行挤过寇君则身侧进了房间,往桌子边一坐,瞅了一眼还在门外愣神的长风,悠哉悠哉地说道:

“长风,你还愣着干嘛?拿过来呀!”

长风不可思议地“哦”了一声,一边抱着食盒飞步进了寇君则房间,一边见了鬼似地偷偷瞧着自家公子的脸色。

钟子初手肘支在桌面上,托着下巴,也不管还立在门边怒目圆瞪的寇君则,就像是巡视自己的地盘似地环视了房间一圈。

除了床榻被半面隔断遮掩了起来,看不到榻上的物什,房间里其它地方陈设极其简单,一目了然,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长风将食盒放到桌上,正准备打开,却被钟子初制止了。

“交给元小郎中来做吧!这种小事,想必也难不倒聪慧机敏的元小郎中吧?”

寇君则因为猛然间得知了好几件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大事情,脑海里原先建立起来的有关家中惨案的一系列认知,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她一时间难以消化,翻来覆去地想了一整夜,非但没理清头绪来,反而又发现了更多说不通的疑点来。

一夜未合眼的她本就困倦却又无法入眠,钟子初偏生挑在这个时候,以一种高高在上的胜利者的姿态与她为难,寇君则心中顿时仇怨四起。正想反驳无他,却听钟子初又慢悠悠的开口道:

“毕竟,元小郎中如今可背负着一整个济世医馆的命运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娇红篆》转载请注明来源:墨墨中文网mm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